本栏目:乐友文札

 

 

莫扎特说,要把痛苦藏起来

杨道立
 

自1953年译配第一首歌曲开始,即使“文革”,薛范的笔从未搁置……可以说,共和国几代人都受过他的精神滋养,在文化被“革命”的杂草丛生、荒芜无果的时代,薛范曾被称为“青年点”的歌声神父。

    一周前,接薛范先生伊妹儿:“请教了几位在美国的朋友,由于中文和英文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语言,它们之间(比如俏皮话)有时无法直接转换成对方的文字。只好另译为:My Personal Memoir on a City。”译稿来得好及时!欣喜之余,突然省悟:为自己的拙作叨扰他,不合适吧?
窗外,晨霭久久不散。我家的书房,冷暖随太阳走,正要添衣,陡然想起,此刻的薛范,枯瘦的手指敲击键盘,会不会僵硬、吃力?从没敢对他提及饥寒疼痛,因为他在电话里的声音,一向如他译配的歌曲《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保持“平缓的、美好的中速”。

    这让我忘记他的年岁和疾患。

    头天晚上看电视《档案》节目,北京台为演唱电影《保镖》主题曲《我心永爱》的惠特尼•休斯顿做了专题片。乍听《我心永爱》,就曾想,唯薛范的译作,可让汉语演唱者如休斯顿般直抵歌曲的魂儿。后来查询多个版本没见薛范名字,也不敢班门弄斧臧否其他人的译配,只是一听这歌,就想起他,想起由他译配而赋予《海港之夜》《纺纱姑娘》《友谊地久天长》那些外语歌曲无尽的生命力,哦,还有安德鲁•韦伯音乐剧《猫》里那首经典的《回忆》。

    每每在电影院听到好听的外国电影插曲,就禁不住猜想,当初那个患小儿麻痹无缘读大学的年轻人,会把拐杖放在过道的哪儿,再怎样盯着银幕一遍遍记录词曲……

    此刻,电视出现休斯顿生前画面:眼神空洞,席地瘫坐,手捏残花,似笑非笑。若不是精致的五官还有几分老模样,真以为,是个乞丐疯婆子。

    天呐,精神堕落,可致人如此不堪!

    都说是不良丈夫将休斯顿带进吸毒渊薮,但我无法原谅,备受音乐宠爱几近完美的艺术家,何以如此丑陋地让自己沉沦。
就在贵为天后的惠特妮•休斯顿要什么有什么的时候,薛范处境艰辛。听丈夫说,踏进他的家,虽然做足了思想准备,但屋内的寒酸和简陋还是超出想象,唯天上地下拥挤的书籍,静静地,陪衬着中国专司歌曲译配第一人丰沛的内心。

    自1953年译配第一首歌曲开始,即使“文革”,薛范的笔从未搁置,他把爱情、友谊、信仰、忠诚、勇敢等光明词汇,与每一段绝妙的旋律镶嵌得天衣无缝,圆融恰当。从《外国名歌200首》到《薛范50年翻译歌曲精选》,可以说,共和国几代人都受过他的精神滋养,在文化被“革命”的杂草丛生、荒芜无果的时代,薛范曾被称为“青年点”的歌声神父。

    1996年深秋,拥被而坐的薛范先生欣然接受我作为全国残运会开幕式总导演对他的邀请,但也对来访者正色道:“就介绍我是个翻译吧。”近60年,中国大地流传盛广的2000多首外国歌曲,还有指导后人如何操刀的歌曲译配理论,以及无数个震惊中外的音乐会策划,让薛范先生精神伟岸,比肩强者。

    孤身一人的薛范无固定收入,至今也无与之贡献相匹配的专家待遇;时常突袭的病痛,数十年与他的生活如影相随。然,不管是来自妈妈(已经仙逝)的鼓励,还是来自音乐的崇高力量,抑或来自亿万需求者不停地期待,薛范都从容地、优雅地面对。

    中国音乐译配界的无冕之王,定是和莫扎特想到一起去了——“把痛苦藏起来,带给大家的永远是欢乐和美好。”

                                                                                                                                                                            20131

                                                                    原载《杨道立随笔百篇——道亦有道》

                                                                                        
大连出版社201312月初版


注:本文作者系导演、作家、社会活动家

…………………………………………………………………………………………………………………………………………

杨导:

大作收到了。我从目录中挑了些吸引我的标题随便翻看了几篇,凑巧,就看到了莫扎特。你写了许多溢美之词,真不好意思。谢谢你!

    文中提到即使文革,薛范的笔从未搁置。当时中国和国外完全隔绝,我们得不到任何的外国乐谱、资料和信息。更惨的是我的全部藏书在破四旧时一扫而空,只给我留了一套毛选。因此在这整整十年里,既无法从事翻译和写作,也不能潜心读书。这十年是我一生中最百无聊赖、最苦闷的十年。这十年带给我最大的好处是:让我懂得珍惜时间和生命,所以直到今年我年届八十了,依旧笔耕不辍。

再次感谢您的鼓励。请代我向老徐问好!

                                                                                                                                

                                                                                                   201436

 

尊敬的薛范老师:来函收悉。

我没有采访过您,有些想当然,但我觉得笔耕不辍是您一以贯之的精神。

在我的神交朋友里,您一直被我视为身躯伟岸的榜样。您对中国音乐事业的贡献,会随着时间流逝而愈发显得重要。俄罗斯音乐,以及您译配的许多苏联歌曲,伴随着我们的成长!谢谢您。

横夫嘱笔问候。

春安!

                                杨道
                                                                                                    201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