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栏目:薛范译配歌曲索引

首页  薛范简介  大事记  作品目录  歌曲索引  薛范文苑  照片资料  活动报道  邮购指南  乐友文札  年轻朋友信摘  外国友人文札  留言簿  版主简介

 
 

布痕伐尔德的警报

Бухенвальдский набат

阿·索博列夫  词
瓦·穆拉杰里  曲
薛        范译配

 

Слова А Соболева
Музыка В Мурадели
Китайский перевод Сюэ Фаня

1、
和平的人民,快快行动起来,
听见吗,听见吗,它响彻九天外——
这是钟声响在布痕伐尔德,
钟声传四海,钟声传四海。
这是当年无辜者的热血,
重又沸腾呼喊讨血债。
这是死难者的骨灰复活,
重又站起来,重又站起来!
重又站起,重又站起,重又站起来!
重又站起,重又站起,重又站起来!

2、
几万个被活活烧死的人们
排成队,排成队,正排成一行行。
死难者可编成国际纵队,
在和我们讲,在和我们讲。
你可听到震耳欲聋的轰鸣?
那并不是雷电风雨狂,
那是原子弹的乌云滚滚,
波浪在怒吼,滔滔太平洋!
波浪怒吼,波浪怒吼,滔滔太平洋!
波浪怒吼,波浪怒吼,滔滔太平洋!

3、
和平的人民快快行动起来,
听见吗,听见吗,它响彻九天外——
这是钟声响在布痕伐尔德,
钟声传四海,钟声传四海。
它在提醒全世界的人民:
不能让那战争再发生!
和平的人民,你要三倍警惕,
要捍卫和平,要捍卫和平!
坚决捍卫,坚决捍卫,要捍卫和平!
坚决捍卫,坚决捍卫,要捍卫和平!

(1958年)                       (Гоша)


Люди мира, на минуту встаньте!
Слушайте, слушайте:Гудит со всех сторон –
Это раздаётся в Бухенвальде
Колокольный звон,Колокольный звон.
Это возродилась и окрепла
В медном гуле праведная кровь.
Это жертвы ожили из пепла
И восстали вновь,И восстали вновь,
И восстали, и восстали,И восстали вновь!
И восстали, и восстали,И восстали вновь!


Сотни тысяч заживо сожжённых
Строятся, строятся В шеренги к ряду ряд.
Интернациональные колонны
С нами говорят,С нами говорят.
Слышите громовые раскаты?
Это не гроза, не ураган.
Это вихрем атомным объятый
Стонет океан, Тихий океан.
Это стонет, это стонет Тихий океан.
Это стонет, это стонет Тихий океан.

Люди мира, на минуту встаньте!
Слушайте, слушайте:Гудит со всех сторон –
Это раздаётся в Бухенвальде
Колокольный звон,Колокольный звон.
Звон плывёт, плывёт
Над всей землёю,
И гудит взволнованно эфир:
Люди мира, будьте зорче втрое,
Берегите мир, берегите мир,
Берегите, берегите,Берегите мир!
Берегите, берегите,Берегите мир!
 


穆斯林·马戈马耶夫Муслим Магомаев演唱

 

------------------------------------------------------------------------

    著名作家费定说过这样一段话:“我不知道歌词的作者是谁,也不知道他还有什么其他生活,但就是这一首《布痕伐尔德的警报》,我想给他在世的时候建一座纪念碑。”在1959年维也纳世界青年联欢节上,乌拉尔大学生合唱团演出了《布痕伐尔德的警报》,全场掌声雷动。歌曲很快就被译成各种文字,飞遍世界。
    这首获得辉煌成就的歌曲,词曲作者是谁呢?曲作者瓦诺·穆拉杰里是位有名望的作曲家,写过歌剧、轻歌剧和许多歌曲。例如《莫斯科-北京》《党是我们的舵手》《俄罗斯》等,但在《苏联大百科全书》的“穆拉杰里”的条目下,只提到他一首歌曲作品,那就是《布痕伐尔德的警报》。
    词作者伊萨克(原名)出身犹太人。当局者把流浪人、茨冈人、分裂分子和犹太人中12岁的孩子们集中起来,进行强制性的军训,直到15岁。团长搞不清孩子们的姓名,干脆把所有人都改姓他的姓索博列夫。
    伊萨克出生在乌克兰的皮隆诺耶村。他是一个犹太人家庭的幼子。他从小爱写诗,小学毕业的时候,在毕业晚会上,同学们演的一出戏就是伊萨克写的。母亲去世后,他去莫斯科投奔大姐。学做钳工,进了航空发动机厂。此外,他还加入了文学联合会,在厂报上发表了他第一批诗歌和小品文。
    1941年战争爆发,索博列夫参军上前线。1944年,索博列夫因两次负伤,以二级伤残退伍回家。在战争期间他继续写诗和文章,发表在军队报纸上,他把自己的犹太名字“伊萨克”改成了俄罗斯的“阿列克桑德尔”。
    战后,索博列夫又回到原厂。他的诗歌和小品文不仅在厂报上发表,也经常在《莫斯科晚报》《汽笛报》《建设者报》《劳动报》和《鳄鱼画报》发表。厂报的同事丹妮亚,后来成了他的妻子。
    1958年,战争过去了13年,索博列夫在广播中听到,在布痕伐尔德,在恐怖的集中营原址建立了纳粹受害者纪念馆,当地居民造起了钟楼,用钟声告示人们不要忘记过去的战争灾难。
    广播新闻把索博列夫的记忆带回到战争年代。他失去朋友,看到人们的痛苦,还见过绞刑、枪决、火刑……他拿起笔来,一行一行诗句仿佛自己从笔尖流了出来。两小时以后,阿列克桑德尔就在电话中把新诗念给自己的妻子听,当他念到“这是死难者的骨灰复活,重又站起来,重又站起来”,丹妮亚失声哭泣。
    索博列夫把诗稿送到《真理报》编辑部受到很友好的接待,问他从哪里来,在哪里工作,并且告诉他,会很快给他一个答复。过了很久,他等到的是退稿,没有说明任何理由。
    后来,诗稿在《劳动报》上发表。编辑部建议他把诗送给作曲家穆拉杰里。隔了几天,作曲家打电话给索博列夫:“多好的诗!我谱了曲,我都哭了。这样的诗,音乐都是多余的!”
    那一年,苏联正在为参加1959年在维也纳举行的第7届世界青年联欢会作准备。共青团中央在挑选去参演的新曲目,正如苏联报纸上所写的:“联欢节又一次向整个的进步人类展示了苏联的反战倾向性和苏联境内各族人民的伟大友谊。这就是苏联青年代表团演唱的最好的反战歌曲《布痕伐尔德的警报》。”苏联诗人号召:“和平的人民,你要三倍警惕,要捍卫和平,要捍卫和平!”但这时,索博列夫的生活开始发生某种可怕的、难以理解的变化。
    歌曲很快被译成多种文字,飞遍世界。联欢节后,穆拉杰里收到世界各地的来信,上广播,上电视,接到报刊杂志的采访。歌曲唱片发生了9百万张。唱片上作者的署名只有“瓦·穆拉杰里曲”。
    当时有一股国家反犹活动的暗流,可能由于上面来的指示,索博列夫被打入了另册。歌曲依然在传唱,但他的姓名已无人提起。
    苏军红旗歌舞团也把这首歌列为保留曲目。有一回在法国巡演,演出结束后,有一位上年纪的法国人找到后台,说听了这首歌十分震撼和激动,他想送一辆轻型汽车给歌曲的词作者。歌舞团的接待人员回答说“我们的作家什么都不需要,他什么都有。”语调充满了自豪感和优越感。但此时索博列夫因工厂“裁员”而失去了工作,虽然按照苏联法律,伤残军人是不允许免职解雇的。
    索博列夫生活无着,找不到工作。夫妇俩住在简陋的房子里,靠救济金度日。所幸的是,时代在改变,国家的政策和观念也在改变。索博列夫晚年的生活才有所好转。1986年,阿列克桑德尔(伊萨克)·索博列夫去世。他的诗集《囚徒诗抄》和小说《叶甫瑞姆·西伽尔——受伤的中士》由他的遗孀自费出版。

                                                 摘自《俄苏名歌经典》(下)第16页(静娜)

------------------------------------------------------------------------

简谱链接(制作:佐娅)
布痕伐尔德的警报穆斯林·马戈马耶夫演唱(注:下载后,将后缀.dll改成.mp3即可)
布痕伐尔德的警报穆斯林·马戈马耶夫 (1958年)演唱
布痕伐尔德的警报阿·维杰尔尼科夫(1960年)演唱
布痕伐尔德的警报博·格梅利亚(1963年)演唱
布痕伐尔德的警报格·班科夫演唱
布痕伐尔德的警报红旗歌舞团(1956年)演唱,领唱:伏·德米特利耶夫
布痕伐尔德的警报列宁格勒大学合唱团(1971年)演唱
布痕伐尔德的警报乐队(1956年)演奏


穆斯林·马戈马耶夫Муслим Магомаев演唱